烦了烦了烦了

吸吸吸

唠嗑不?

大噶吼!

大噶最近还好么?!

家里冷不冷啊?

还记得他们嘛?

他们俩个有问题

宏锐










各军区进行区域军竞。





蛟一参演。





各组各队装备精良,配合默契。





杨锐为了掩护近处的顾顺李懂被飞龙中队长一脚踹进了沟里半天没爬起来。






徐宏为了给杨锐报仇干掉了飞龙中队长。






徐宏撕下中队长的臂章缴了装备,扯着中队长的腿拖到树下绑了起来。






徐宏顺便踹了几脚中队长。





中队长挣扎了几下对徐宏说,“握草?你这是在搞私人恩怨啊?”





徐宏给中队长比了个中指,又狠命的紧了紧绳子。






罗星从高处小跑过来捡完装备然后隐蔽。






罗星看见徐宏蹲下给杨锐揉了揉腰,然后又把杨锐捡起来用胳膊夹在腰上给他比了个手势之后迅速撤离。






罗星掐着通讯器说,“啧啧啧,正副队有问题啊。”





李懂接过话,“他们俩个就是有问题!”





顾顺:“那还用问他们俩个肯定有……”





随后顾顺听见耳麦里哗哗啦啦的声音,然后听见杨锐的声音传来,“闭嘴!”














蛟一相互配合,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记功嘉奖一样没少。






但是徐宏负了伤,为了掩护蛟一撤离,导致右手臂打了石膏。






徐宏开完表彰大会跟在杨锐后面磨磨叽叽。






“队长,我手臂疼,要你的亲亲才能好。”





杨锐放下手里的水杯,然后给徐宏也倒了一杯水,摸了摸徐宏的石膏,“别瞎说!”






“队长,亲我一下就不疼了!”






杨锐看看外面没有人,捧着徐宏的脸,“啵”的一下。






“队长,我能不能一说疼你就亲我一下?”






“滚!”












中午吃饭,徐宏挤在杨锐身边,“队长,我手臂疼!”






杨锐赶紧站起来去找找炊事员要了个小勺子塞给徐宏,然后敲敲徐宏的石膏。






杨锐把肉都给了徐宏,然后看着徐宏慢条斯理的慢慢吃饭。






李懂嘟嘟囔囔的小声说,“副队为啥不去吃病号餐在这磨磨叽叽干嘛啊?”






庄羽小声说,“他们俩个有问题!他想赖着队长!”





李懂吃着盘子里的肉,“啧啧,老年人真辣眼睛。”






午饭之后,蛟一围在一起吃苹果,徐宏大步流星的走到杨锐身边,“队长,我手臂疼!”





杨锐按住徐宏,掏出匕首快速切了一块苹果塞进徐宏嘴里,又敲了敲徐宏的石膏。





徐宏开心的看看队员,然后说,“嗨呀,苹果可真甜。”





蛟一:噫……搞什么啊






吃完苹果的蛟一各自回寝室午休。





顾顺看见杨锐爬上床把徐宏的枕头拿到下床上和自己的枕头放在一起板板整整放好。





顾顺拉过李懂,“懂儿,我们今天中午试试咱们的床铺能不能睡下俩个人,咋样?”






李懂:“不能不用谢谢。”













徐宏躺在杨锐的小枕头上,“队长,那会敲我石膏干嘛啊。”





杨锐翻了个身,背对着徐宏,“警告你啊。”





徐宏用腿夹住杨锐,“警告我什么啊?”






“警告你不要乱讲啊!”





“我会乱讲什么?”





“……”






“队长,那你让我抱着睡。”





“不行。”





“队长,我手臂疼!”






“…来吧来吧…”






徐宏搂着杨锐一觉睡得十分惬意。





午睡徐宏醒来,杨锐已经起来坐在桌子边看书了,徐宏有点委屈,“队长,我手臂疼!”





杨锐眨眨眼,“到底怎么才能不疼?”





“那你到是多亲亲抱抱我啊!”





……





石头抱着脸盆路过,差点摔倒,“哎呀,卧槽!莉莉!!队长他俩有问题!!”












谢谢你还在

谢谢你还爱他们

你还在么?






bb一下试试

同志们!


大噶还在么?


有没有可爱的小同志来点梗啊?


来啊!快活啊!


来搞啊


来搞宏锐啊!来搞顺懂啊!!



爱啦啦(上)







送我c @racycassie 

双暗恋吧哈哈哈

有点甜啦

大家十一快乐!










马上国庆了。





杨锐被派到北京开会。





同时徐宏的探亲假被批准了。






风和日丽的下午蛟一围观徐宏蹲在地上收拾东西。





李懂靠在门板上,“啧啧啧,副队最近真是很欧啊!”





顾顺扒了一块糖塞进李懂嘴里,“很欧了,居然能同意他俩同时离队。”





徐宏掏出一条大裤衩在空气中甩了甩,“还行还行。”





罗星抬手赶了赶空气中的灰,对石头说,“我赢了!!!巧克力糖交出来!”





佟莉看了一眼石头,“什么糖?”





石头挠挠头,“就咱们打赌的糖啊!”





徐宏突然抬起头看罗星,“你们赌什么?”





“没啥没啥!”说完罗星和石头拔腿就跑。





陆琛靠在庄羽身上皱着眉,“就赌你们俩有没有可能同时离队啊!”





徐宏又掏出一个保温杯打卡盖子往里面仔细看了看,“然后呢?”





陆琛给了剩下的蛟一队员一个眼神,然后拉起庄羽,“然后我们都输了!只有罗星赢了!!!”





陆琛说完剩下的队员一股烟的跑了。





徐宏一杯盖甩出去,“你们一群兔崽子!!天天编排我们俩!!”





杯盖在地上转了个圈,被杨锐捡了起来。





“咋了?”





徐宏接过杯盖吹了吹,“没啥没啥。”





杨锐看着徐宏把保温杯塞进提箱,心里有点空。












杨锐坐在凳子上摇着笔整理会议笔记,然后转过头看徐宏,“探亲假打算去哪啊?”






徐宏从床底掏出杨锐的拖鞋放在屁股底下坐着,“十一国庆就要去北京啊!”






杨锐眼睛一亮,扣上笔盖,“十一北京游客特别多。”






徐宏开始叠部队发的小内裤,然后方方正正的放进行李箱,“肯定是因为大家都觉得国庆就要去首都所以北京才人多的。”






杨锐摸着嘴角想了想,“嗯…这也有可能”






徐宏突然站起来窜到杨锐身边,“队长,搭你个顺风车呗!”






杨锐合上本子,“可以!”






徐宏给自己在心里比了个大拇指,又开始蹲下帮杨锐整理箱子。






杨锐心里有一点点甜。













早上的阳光明媚。





徐宏和杨锐拎着箱子老老实实的坐在武直里面。





杨锐常服袖口的五角星反着太阳光,照在徐宏的眼睛里,挠的徐宏心痒痒。





徐宏打量着杨锐,啧,我队长可真精神。






杨锐和徐宏下了武直又坐了一段车进了市里。






下了车,徐宏送杨锐进了直属单位的招待所,标准的双人标间。






杨锐说去前台领材料,就出去了。





徐宏帮杨锐整理好东西之后有些惆怅的拎着箱子准备走。






杨锐回屋,看见徐宏要走,赶紧说,“我同屋临时有任务来不了了,要不你别走了呗?”





徐宏推着箱子,心里想幸福来的这么突然?!然后对杨锐说,“好哇!”





杨锐心里甜丝丝。












晚上徐宏躺在床上看着杨锐穿着部队发的小裤衩坐在电视前面哈哈哈的笑,拿着毛巾准备去洗澡。






徐宏闭了一会眼睛,睁眼又看见杨锐洗完澡换了一个新的小裤衩坐的倍儿直板板整整的看新闻联播。






徐宏用眼睛目测了一下杨锐的腰,嗯,还行还行。





徐宏晚上叫了外卖,胡大的麻小。






杨锐套了个小背心过来吃麻小,小龙虾个大肉足浸在鲜亮的红油汤里面,麻辣鲜香,回味无穷。





吃完之后徐宏又给杨锐泡了一碗方便面,浇上麻小的汤汁,杨锐吃完满意的摸着肚子瘫在床上,“嗨呀徐宏,你可真好!”





徐宏舔着手指盯着杨锐露出的一块小肚皮,“还行还行。”






杨锐四仰八叉的躺着,摸着肚皮,心里美滋滋。






徐宏看着杨锐的肚皮吧嗒吧嗒嘴,不行不行,我得想想办法搂队长睡一宿。


















谢谢你能看到这

谢谢你还爱他们



怎么可以吃兔兔??

 顶风作案

之前点梗的

吭吭哧哧整出来个没头没脑虎叽叽的沙雕文

玉兔懂!

谢谢点梗给灵感的小可爱!

可是让我给写毁了(请别打我











快到中秋节了。





今年李懂他们队做五仁月饼。





李懂身为02798号玉兔,奉命下凡查收今年花生状况。





李懂变成兔子趴在地里摇着尾巴给杨锐发送信息。




今年花生瓜子都大丰收,全部粒粒饱满,油脂丰富!





杨锐回,收到。




李懂摇着小尾巴继续发,那我能去徐仙人的地里吃点东西么?




杨锐回,管饱。











李懂蹦跶到徐宏的地里,丢掉啃了一半的小白菜,开始挖胡萝卜。





李懂竖着耳朵摇着小尾巴,咬着胡萝卜,继续给杨锐传消息,队长,徐仙人家的胡萝卜鲜嫩多汁,色泽艳丽,肉质脆密,含糖量高,口感一级棒。





杨锐回,哦?带几根回来尝尝。





李懂开始撅着尾巴开始刨胡萝卜。





突然,李懂觉得耳后一凉。





接着李懂就被薅着耳朵拎了起来。





顾顺拎着李懂的耳朵把李懂从地上拎起来,“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





李懂一脚蹬在顾顺的鼻梁子上,“死狐狸精!莫挨老子!”





李懂掉在地上变成人形。





顾顺呲着牙抬头看了看月亮,又伸手去摸李懂的耳朵,“今晚月亮真圆呀。”





李懂用耳朵抽掉顾顺的手,“莫挨老子!”





顾顺拽住李懂,“懂儿,哥都一年没见你了啊,你怎么这么无情无义无理取闹啊!”





李懂的耳朵小幅度摆动,“哼,你才无情无义无理取闹!我们玉兔很忙的!”





顾顺拉着李懂往顾顺的车上走,“走!哥带你吃好吃的去!”





李懂跳起来摸了一把顾顺的露出来耳朵,噫,腐败的死狐狸精把自己搞的溜光水滑的!





李懂一边走,一边偷晃着尾巴给杨锐传信息,那我晚上可以和顾顺玩一会儿么?





杨锐回,啧啧啧,去吧去吧。











李懂坐在副驾驶晃着小腿,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块月饼。






“给你,今年的样品。”






顾顺手握方向盘用力努努嘴,“喂我一下!”






李懂把月饼递到顾顺嘴巴边,“尝尝吧,我亲手做的。”






顾顺咬了一口,“还五仁啊?”






李懂也跟着咬了一口月饼,“对啊,五仁啊,有意见?”





顾顺赶紧说,“没意见没意见!我懂儿今年做的五仁月饼,口感紧实,馅料丰富,五仁在嘴里层层递进!简直人间精品!”






李懂皱了皱鼻子,“少废话!老子是玉兔!还有你去年就是这么说的!”






顾顺赶紧摸出一杯新鲜的胡萝卜汁递给李懂说,“没有没有没有!”






李懂瞪了一眼顾顺,接过来眼睛看着窗外开始喝。






“顾顺,人间可真好。”





顾顺腾出一只手揉李懂的毛寸,“只要有你哪里都好。”





李懂的大耳朵蹭了一下顾顺的手。











顾顺和李懂收了本体的耳朵,在一排小吃街下了车。





“懂儿,他们家你肯定绝对没吃过!他们家特别好吃!”





老板招呼着顾顺和李懂坐了下来。





顾顺打开一罐啤酒,喝了一口,“老板,老四样!”





李懂偷着喝了一口顾顺喝过的啤酒,死狐狸精!都不说想我的!






老板很快上了菜,顾顺递给李懂一铁签子肉串,“快尝尝!你绝对没吃过!”





顾顺看着李懂咬了一口,赶紧问,“咋样?好吃不?”





李懂点点头,“好吃,好像确实没吃过。”






顾顺满意的说,“他们家这个烤兔子啊…”






李懂突然炸毛,“顾顺你带我吃兔子??”






李懂站了起来,指着烤串,“怎么可以吃兔兔?”






顾顺快速反应了一下,对老板大喊,“怎么可以吃兔兔?兔兔那么可爱!!”






顾顺说完扔下钱,赶紧拎着李懂走。






李懂坐在车上,有点难过,“人们不爱兔子了么!”





顾顺说,“爱呀爱呀!兔兔那么可爱!”






李懂瞪着顾顺,“我就是兔子!你还带我吃兔子!!”






顾顺赶紧盯着李懂真诚的说,“你是玉兔啊!你和它们不一样啊!你们不一样!!那些凡夫俗兔怎么能和你比!”






李懂盯着顾顺的眼睛,哼死狐狸精花言巧语的!






顾顺继续说,“我懂儿就是兔中精品!!!”






李懂还是有点难过,薅着顾顺的耳朵说,“你以后不许吃兔子了!!!”






“是是是!保证不吃兔子了!”












李懂使劲拧了一下顾顺的耳朵,然后拿着刚刚喝了一半的胡萝卜汁继续喝。






“顾顺,接下来干啥去啊?”






顾顺揉揉耳朵,跟李懂说,“回家。”






“回家干啥啊?”






顾顺抓起李懂放出来的本体兔耳朵咬了一口,“顾顺要回家吃兔子!”






“???死狐狸精你刚说以后不吃兔子的!!”







……











我这个沙雕写了啥?

哈哈哈哈谢谢你能看到这!

谢谢你还爱他们!

希望你快乐!

明晚删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接信仰?




送给我的c@racycassie 
写的乱 不要嫌弃
这世界上可以志同道合的人太少
希望你可以遇上对的人








初秋,凉风习习。



徐宏从猎人学校出来受命跟舰护航。




临沂舰停在港口,盛大的满旗仪式欢迎着他们的到来。




徐宏跟在舰队首长身后紧张仔细的看前来欢迎他们的护航官兵。




舰艏到舰艉挂满的通信旗在徐宏头上呼呼作响。




徐宏终于在队伍里看见了杨锐。




杨锐也看向徐宏,神色犀利,眼里却有着不易察觉的欣慰。




徐宏感觉杨锐这一眼像是看进了自己的心里。




徐宏收回眼神,严肃的目视前方。












仪式过后,临沂舰驶向深海。




船上的官兵开始训练,正值日落时分,海面金光灿灿的。




杨锐见徐宏作训背心湿透,靠在栏杆上吹风看飞鸥。




杨锐走过去,“好久不见。”




徐宏赶紧站直,“好久不见,杨队长。”




杨锐笑了笑,“紧张什么?”




徐宏行了个军礼,“杨锐队长好!”




杨锐拍拍徐宏肩膀,“徐宏副队长好。”




杨锐说完又朝徐宏伸出手,“欢迎正式加入蛟龙突击队!”




徐宏回握住杨锐的手,“勇者无惧,强者无敌。”




去年徐宏在训练营表现突出,成绩优异,由杨锐推荐被送往猎人学校,杨锐也因突发状况被调走护航。




徐宏握着杨锐的手不松开,继续盯着杨锐的眼睛说,“能再见到你,真好。”




杨锐紧了紧他们握着的手,看着徐宏说,“那准备好和我一起为荣誉而战了么?”




“时刻准备着。”












护航的日子总是很快又很困苦,任务一个比一个艰难。




杨锐和徐宏每次都舍生忘死,死里逃生。





他们在轰轰震耳的武直里互相包扎,在枪林弹雨的沙漠戈壁啃一块压缩饼干,在摇摇欲坠昏暗的仓库里分最后的弹药,在湍急的水流中相互扶持。





他们也会一起在任务完成后躺在甲板上,望着天上的星辰,再闭上眼各自心中一遍遍的默念誓词。




这时杨锐总会问,徐宏你为什么而战呢?




徐宏就爬到杨锐身上,看杨锐眼睛里的星辰,看杨锐眼睛里面的自己说,军人,为荣誉而战。





徐宏也会问,你刚闭眼的誓词是什么?





杨锐说,这是机密。





徐宏喜欢杨锐任务完成后如释重负的样子,喜欢杨锐每打的一个手势,喜欢杨锐布置任务时的神情,喜欢杨锐思考问题时的皱眉,喜欢杨锐抿着嘴组枪的认真。





徐宏总是会在闲暇时想起杨锐低头亲吻国旗的动容,是那种无怨无悔的忠诚付出,钢筋铁骨的坚强意志,那是他的队长杨锐,并肩作战的战友杨锐。





徐宏有时也会彷徨,可是转身又看见身边的杨锐,就又会对自己说,身边有杨锐,就算匆匆轮回又有何惧呢。











一次任务过后,徐宏一边嘲笑着杨锐后背晒伤的脱皮,一边认真的给杨锐涂药膏,突然接到命令去滴水成冰的北部战区执行任务。




任务需要隐蔽,重点掩护爆破手实施爆破,天寒地冻,敌人狡猾的要命。




当徐宏完成任务在雪堆里面找到冻僵的杨锐时,徐宏慌了,杨锐为了掩护自己竟然真的一动不动的让自己冻僵。




徐宏拍着杨锐的脸,杨锐没反应,徐宏抱着杨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徐宏脱掉衣服捂着僵硬的杨锐,好一会儿才自顾自的说,“杨锐,我从那天在学校礼堂见到你之后,我突然明白什么是军人的荣誉,让我对生活有了新的定义。”




徐宏摸着杨锐冰凉的手,继续说,“你就这么死了,你想过我了么?”




徐宏把杨锐绑在背上往集合点走,“杨锐,我如果没遇见你,我可能不会在蛟龙,我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海军战士。”





“你曾说军人的理想越崇高,生活越有意义。杨锐你不知道我为了和你一起并肩作战为了共同的荣誉和理想,我拼命的提高自己赶上你,现在你先不在了,你根本就是对我不负责任!”





徐宏说着突然感觉背后的杨锐动了,接着杨锐就把僵硬的手塞进了徐宏的衣服里,冰凉的嘴唇贴在徐宏后脑勺上。





“徐宏……你看前面的雪景真好。”




徐宏抹了一把眼睛,“放他妈的屁。”




杨锐脸贴在徐宏的后勃颈上,“徐宏你也不知道,从遇见你以后,我的每一份誓词里都有你。”




爱你。








电影里的他们将青春献给了铁打的军营,他们将汗水洒满了训练场,他们还会义无反顾的奔向战火纷飞的战场,当热度褪去,希望你还记得他们。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谢谢你还爱他们







小声bb


没头没脑的







无所事事的下午。



徐宏被卫生队的女兵刷了作战靴。



徐宏心虚的坐在杨锐的床上看杨锐喝茶。



杨锐举着茶缸子也偷瞄徐宏。



徐宏慢慢有点打瞌睡。



杨锐悄咪咪的撂下茶缸子出门。



徐宏晃了一下头,睁眼看杨锐不在。



徐宏挑了个苹果走出去找杨锐。



徐宏看见杨锐用小棍子撅花坛的土。



撅完土都收进徐宏的作战靴里面。



徐宏心里美滋滋,嗯?吃醋呀。



杨锐知道徐宏偷看。



杨锐坐在地上,又把鞋里的土倒掉,拎着鞋去水房刷。



杨锐回头看徐宏,徐宏啃着苹果赶紧躲在门后。



三队长出来洗手问杨锐,这徐宏的鞋?



不是啊,我的。



三队长有点疑惑的皱着眉头,哦。



过一会儿高云花坛里最喜欢的花让人抠走了。



花坛上面有脚印,还有一双鞋。



三队长问,这杨锐的吧?



徐宏看着脚印和鞋,不是啊,这不是杨锐的脚印。




三队长说,你怎么知道?




徐宏把苹果核埋进土里,我和杨锐睡过,什么不知道?




三队长,哦,睡过就知道多大脚?



徐宏瞪大眼睛,对啊。



三队长挠挠头,我也和杨锐睡过啊,我怎么不知道。



徐宏把土踩平,把鞋拎走。




徐宏心说,你睡跟我睡肯定不一样啊。









谢谢你还在哦



徐宏:都怪杨锐的小被子!




西最近很累

送我的亲亲c院@racycassie 


短打
虎叽叽












杨锐最近很忙,徐宏有点想杨锐。




徐宏后半夜被海浪晃醒趴在上铺往下看后半夜回来的杨锐。





杨锐光不出溜的躺在床上晾着肚皮,小腿搭在被子上。






徐宏晃晃悠悠的爬下来把杨锐往里推一点。






把杨锐的被子使劲往床角踹了踹。






然后悄悄躺下把杨锐的小腿放在自己的腿上。





徐宏躺平着咽了一口口水,舒适。





杨锐翻了个身,徐宏赶紧闭眼。





徐宏感觉杨锐的呼吸特别近。





杨锐蹭着枕头睁眼看了一眼徐宏,转身找到被子扯上来盖住他俩。





徐宏在被子下面搂住杨锐的腰,小腿蹭着杨锐的小腿,舒适。





又过了一会,杨锐嫌热的抽出小腿,踢开被子,推走徐宏的胳膊,又去抱被子。





徐宏盯着杨锐的后脑勺,眼皮有点沉,挨着杨锐的后背换了个舒服的位置终于闭上眼睛。





都怪杨锐的小被子!













起床号响。





徐宏醒来,看见杨锐抱着被子揉眼睛。





徐宏薅出杨锐的被子怼到一边,抱着杨锐一顿啃。




杨锐一脚踹徐宏下床,“搞什么?老子又不是大骨头!”





徐宏哼哼唧唧的从地上爬起来洗漱。





徐宏看见陆琛把庄羽的裤腿塞进水盆然后拿出来,“哎呀,小羽!我不小心把你最后一条裤子弄湿啦!要不你穿我的吧?”





……还有这种操作?





下午徐宏带训,杨锐还开会。





太阳正好,战士们集体晒被子。





徐宏训练完事匆匆跑回寝室,看见杨锐床上被子刚好被打开,“队长回来啦?”





徐宏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假装手抖。





“哎呀,队长,我不小心把你被子弄湿啦!”





杨锐抱着被子从走廊走进来,“啥?”





杨锐把怀里的被子放下,“徐宏,这是你的被子啊,我打算帮你晒一晒的。”





徐宏一茶缸的水全倒完了。





“我的啊?”





“是啊!”





“……”





都怪杨锐的小被子。













蛟一聚在一起唠嗑。





李懂捏着下巴看着徐宏的被子,“副队,你这个被子上面的水痕诡异的很羞耻啊!”





陆琛啧啧两声,“这个尿床……”





罗星怼了怼陆琛,拍拍徐宏的肩膀,“男人嘛,没啥的……”





徐宏揉了揉太阳穴,“蛟龙一队!听我命令!甲板50圈!即刻执行!”





蛟一:“副队!你这是心虚!还有肾虚!”





徐宏抬脚要踢,蛟一迅速跑远。





徐宏看着蛟一整整齐齐的跑远。





都怪杨锐的小被子!














晚上杨锐不开会洗漱完毕后,靠在被子上看书。





徐宏抱着潮乎乎的被子爬上床。




熄灯后,徐宏又趴在上铺往下看杨锐。




杨锐的小腿又扔在被子上,惬意的很。




“队长……”





“嗯?”




“队长……”




“嗯。”




徐宏跳下床,爬到杨锐身上,咬了咬杨锐的下巴。





“队长,我的被子湿了。”





“嗯……”





杨锐擦擦下巴上的口水,抬眼看徐宏。





杨锐突然翻身把徐宏压在下面,和徐宏鼻尖贴鼻尖。





杨锐眯眯着眼睛问,“还哪湿了?”





徐宏愣了愣,然后摸着杨锐的心口,“这也湿了。”





杨锐趴在徐宏身上掀起被子把他俩蒙住。





杨锐摸着徐宏的耳朵,对着徐宏的眼睛轻轻吹气。





徐宏按住杨锐的头,嘴巴描绘着杨锐的唇形。





杨锐张嘴咬住徐宏的嘴唇。





徐宏和杨锐在被子里面气喘吁吁的接吻。




杨锐很快就热的汗津津软乎乎的。





徐宏掐着杨锐的腰,捏来捏去。





徐宏心里美滋滋,队长真带劲儿。





亲了一会儿,杨锐突然掀开被子,趴在徐宏耳边说,“徐宏……太热了…”





说完带着被子从徐宏身上爬下来。





徐宏拽着杨锐的小腿打算继续。





杨锐的小腿挣扎开,又蹭蹭徐宏的小腿,“睡吧。”





徐宏看着杨锐,???





杨锐又蹭蹭徐宏的手,“徐宏…太热了。”





杨锐的小腿重新搭在被子上,抱着徐宏的手。





徐宏看着杨锐鼻子上亮晶晶的小汗珠有点懵逼。






说好的幸福呢?





妈的,这都怪杨锐的小被子!!!











谢谢你能看到这
谢谢你还爱他们

希望你快乐










嗨呀 顾顺可真讨厌呀

又名:李懂的黄脸盆

短打(甜
虎叽叽
ooc
如有不适请及时退出










李懂有个黄脸盆。



从李懂入伍开始,走到哪带到哪。



李懂给黄脸盆起了个名字,叫小黄。



蛟一回基地训练,赶上暴雨。



李懂吃完午饭悄咪咪的带着小黄去营地的小池塘里面抓泥鳅。



李懂光着脚,泥鳅滑溜溜的从李懂的脚底下钻来钻去,李懂蹲下来抠脚底下的泥鳅。



李懂抓了一小盆底的泥鳅,开始哼歌,“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池塘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



李懂被手里泥鳅甩了一脸泥,李懂用胳膊蹭了一把脸,继续唱,“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顾顺瞬移般出现,并蹲在李懂身边接了一句,“好哇,大哥哥带你,带着你捉泥鳅。”




李懂抬手甩了顾顺一脸泥。




顾顺捂着脸露着虎牙嘿嘿嘿的笑。




顾顺蹲在李懂身边腿挨着腿,稀泥下面李懂的脚轻轻踩着顾顺的脚背。




“懂儿,你还记得去年你带回去的蝌蚪变成蛤蟆了么?跳了队长一屋,队长都快疯了。”




李懂站起来把顾顺推倒,然后端着小黄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嗨呀,顾顺可真讨厌。












李懂回到营房,给泥鳅换了清水。装在玻璃罐头瓶里,放在杨锐桌上。



杨锐回屋,泥鳅窜了一地,“徐宏——!徐宏——!这他妈谁的恶作剧?”




不等徐宏说话,杨锐继续说,“肯定是顾顺这个小王八蛋!通知他操场50圈!”




下午,李懂端着小黄坐在水房洗今天中午的泥衣服。




李懂拿着徐宏的洗衣板,坐在杨锐的小板凳上吭哧吭哧的搓衣服。



罗星走进来,咬着一个西红柿,手里拿着一个西红柿递给李懂,“懂事儿,顾顺咋在跑圈?”




李懂擦擦手接过西红柿,“啊?看看去?”




李懂和罗星吃着西红柿站在阴凉处看顾顺跑圈。




杨锐端着茶缸走过来,指了指顾顺,“这小王八蛋放了一瓶子泥鳅在我屋里,妈的全窜到地上了。”




李懂把西红柿全部塞进嘴里,“报告队长,斯我放的!”




杨锐喝了一口茶水,“年轻人谈恋爱就谈恋爱,但是不要相互包庇嘛!”




李懂把西红柿咽下去,“报告队长!真是我!我真不知道他们会窜出来!我替顾顺跑吧!”




杨锐想到了前年李懂宝贝一样送来的小蝌蚪,嗯……




杨锐拍了拍李懂的肩膀,“年轻人有责任有担当,不错不错,就让顾顺替你跑吧。”




杨锐看了一眼顾顺,感叹道,“哎呀,年轻真好。走哇,咱们看会儿电视去。”



李懂看完电视回到水房,看见顾顺坐在他的小板凳上洗小黄里面泡的衣服。




李懂蹲在顾顺身边,“累不累啊?”




顾顺甩了李懂一脸水,“累啥啊,哥喜欢。”




李懂抹了一把脸上的水。




嗨呀,顾顺可真讨厌。











晚上营地的官兵集体纳凉。



李懂穿着大裤衩子小背心端着小黄跟着往外走。



刚走出门口就被顾顺拽住一路小跑进了小树林。



顾顺捧着李懂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顾顺亲完就开跑。



李懂愣了一下。



拿起小黄就扔向顾顺,顾顺被绊了一下吃了一嘴泥。



李懂跑过去把顾顺翻了个面,坐在顾顺身上,摸着顾顺的嘴巴,盯着顾顺的眼睛。




李懂抬手蒙住顾顺的眼睛,照着顾顺的嘴巴亲了一口。



李懂捡起小黄也打算亲完就跑。



刚一抬腿就被顾顺抓住,顾顺翻了个身把李懂压在下面。



李懂感觉有点热。



李懂把小黄扣在自己的脸上。



顾顺笑着把李懂脸上的小黄拿下来,换上自己的嘴巴。



李懂被顾顺亲的喘不过来气,手里还抓着小黄。



李懂一边找机会喘气,一边有点兴奋的用力抠着小黄。



嗨呀,顾顺可真讨厌。













谢谢你能看到这
谢谢你还爱他们

车!


一丝不挂 前番


宏锐篇


走评论啦




谢谢你能看
谢谢你还爱他们